你现在的位置:宁德市世界地质公园 >> 2016年 >> 打水仗、滑水道、在水中许愿:不下水简直就对不起白水洋
打水仗、滑水道、在水中许愿:不下水简直就对不起白水洋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宁德世界地质公园管委会 更新时间:2016-7-27 17:30:15

  宁德世界地质公园管委会消息 现如今什么事只要与“亲”字搭上,就赋予时尚内涵了。亲亲、亲近、亲切、亲情、亲密、亲善、亲爱、亲水,落在“亲水”上是因为智慧的白水洋打开了“亲水宝典”,谁能不信“上善若水”呢?凡是到白水洋的人,哪个能挡得住水的诱惑?恨不得一下子就脱下鞋,穿上白色防滑袜,融化在水中央。白水洋是可以用来亲近的,当你赤脚踩进水的那一刻,肌肤之亲就开始展开,凉凉的、爽爽的、柔柔的,就像妈妈一样抚摸着,亲水的魅力无边无际地弥漫着,很容易就回到打水仗的童年。

  但不是所有的水都允许亲近。都说“九寨归来不看水”,真是一语道破天机,九寨沟的水是用来“看”的,静得令人窒息。

  白水洋的水是动态的,是可以用来嬉戏的,是纯粹的动感水世界,而九寨沟的水是用来呼吸的。经历了几千年几万年的生物植物,最终都在九寨沟静静地躺着,只求人类不要太多干预,让它们保持着原来的样子,就是对它们最大的尊重、最大的珍惜。白水洋的水随时张开双臂,将万千游人尽揽怀着,而九寨沟的水是不容侵犯的。那样一尘不染的水,我相信每个人都有想亲近的欲望,哪怕将手伸进水里,感受一下水的冰冷,把脚踩在水里,来一次肌肤之亲。但这样的想法一经浮出水面,立刻就有一种负罪感,仿佛亵渎了神灵。长长的木栈道和护栏,总是修在游人够不着水的高度,即使是倾泻而下的瀑布,你想伸手接受一次水的洗礼,想都别想,如果有飘飞的水花溅到你的脸庞,那是你的福气了,这样洁净的水花,足够让你在梦中遐想。

  动态的水与静态的水有着如此强烈的反差,真让我意想不到,我是先去了白水洋之后才去的九寨沟,白水洋的水给我留下太多灵动的印象,仿佛是一首永远都在流淌的诗,一行行波光押着韵脚,那么富有节奏感,读起来抑扬顿挫,时而激情时而舒缓,读到高潮处,水流一冲而下,溅起欢腾的浪花,那是百米冲浪滑道,你只要仰面躺下凭借溪水的冲力尽情向下游滑去。到了九寨沟,水都变成静静的彩墨画了。深蓝色的水平如镜面,白云、树木、雪山倒影在湖中,人们甚至可以看见池水底部岩面的石纹。由于池中沉淀物的色差以及池畔植物色差的不同,原本湛蓝色的湖面变得更加五彩斑斓,变幻莫测。谁没有见过水?但你见过绿中套蓝的水吗?见过一个湖泊里同时呈现深蓝、浅蓝、淡蓝,深绿、浅绿、淡绿,深黄、浅黄、淡黄的水吗?以为这样的水是艺术家作品升华后的杰作,到九寨沟一看,原来这样的水真的存在,本来就存在,童话世界真真切切地就在眼前展开。

  但九寨沟的遗憾是不能打开“亲水宝典”,也见到一片宽阔的岩石,岩石上也淌着波光粼粼的泉水,但绝对不可以赤脚踩下。“幸亏福建屏南有个白水洋。”我不禁在心里点赞。思绪流到这,不下水简直就对不起白水洋,赶紧脱了鞋穿上防滑袜,走到临水的亭子旁,稳定一下心情,怀揣着敬畏之心和“亲水宝典”,下水了!

  下水前的种种冥想,让普通的亲水行动变得刻骨铭心。脚踏进水的那一刻,还是感到有些凉。这是6月的初夏,阳光明媚的午后,洋面上亲水者多,大多是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不时传来戏水者的欢笑声,相互泼水的,打水枪的,湿漉漉的人儿站在水中央,沐浴在大自然的怀抱之中。虽然知道水很浅,但踩水时还是十分小心,生怕摔倒湿了衣裙,顺着岩石的肌理,一步一步往前走去,有点脚踏实地的感觉。上游水有深浅,不时有人摔在“鸳鸯窝”中,立刻引来嬉笑声,湿了衣裙的女孩索性不怕湿了,大步淌水,弄出点“女中豪杰”的气派来,立刻有男生效仿。下游处有百米滑水道,一群又一群滑水者身着橘红色救身衣,躺在水流中顺水滑下,溅起浪花朵朵,过一过漂流者的瘾。我恰好走在上下游的中间,是一条最好走的安全通道。一路走一路看一路想,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对岸。

  顺着水边缘走到下游处,看见水中央凸起一块大岩石,当地人都叫它纱帽岩,据说远望像一顶“乌纱帽”而得名。传说当年有一位县官路过此地,见此处环境优美,感叹宦海险恶,遂生退隐之心,将纱帽抛在水中化为此石,从对岸看过来,像一尊神像,人称“镇洋将军”;从正上方看像一个破土而出的竹笋,人称“仙人遗笋”;从左侧下方往上看去,其形如一只巨龟,背上驮着一堆宝物,故人称“金龟驮宝”。从总体看,其形如一鼓满的风帆。

  人们愿意到纱帽岩上摸一摸,是希望得到升迁与赐福。纱帽岩很高,最高处一定是顶尖的愿望,所以你不能摸得太高,摸得太高不仅愿望实现不了而且可能摔得很惨,所以摸到你够得着的地方才是最恰当的,这里面似乎蕴藏着做人的道理。但追求仕途的人毕竟只有一小部分,因此善解人意的纱帽岩就让愿望扩大,无论是升官发财还是结婚生子,你有愿望就来摸我,有梦就有希望,带着念想回去也不枉到白水洋一遭。听了宣传部的小于说纱帽岩能帮你实现愿望的事,与我同行的李作家跃跃欲试,他非常虔诚地绕着纱帽岩走了三圈,边走边摸,看来他还有很多尚未实现的愿望,有愿望的人生一定活得有滋有味。

 
 
 
 
 
 
 
 
 

  作者:黄锦萍 著名作家、艺术家、《神秘的白水洋》词作者

  配图:邱仰左 美术家、摄影家

 

文章录入:叶朝玉    责任编辑:叶朝玉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宁德世界地质公园管理委员会 宁德市旅游局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主办:宁德世界地质公园管委会 主管:宁德市人民政府 承办:闽东日报社 地址:宁德市蕉城区署前路14号
    制作:宁德市新媒体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支持媒体:闽东日报 宁德晚报 宁德电视台 宁德广播电台 
    网站备案号:闽ICP备13021635号 联系电话:0593-2805359 投稿信箱:ndsjdz@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