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试论壶穴的发育与演化——以福建白云山国家地质公园为例

2018.06.19
梁诗经1  文斐成1 邱小平2,3 兰  莎1  胡祚林1  魏  勇1  赖荣福1
1)福建省地质调查研究院,福州,350013

2)福州大学紫金矿业学院,福州,350108;3)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 北京, 100037)

  内容提要:福建白云山国家地质公园的蟾溪、龙亭溪、首洋溪和黄兰溪峡谷的花岗岩、火山岩基岩河床、浅滩及岸壁上发育数量丰富、个体巨大、形态各异的壶穴,壶穴类型齐全,系统地展示了河床流水侵蚀作用,壶穴的发生、发展与消亡的演化过程。本文根据水动力条件、壶穴发育位置及形态,对壶穴进行了分类,并据此论述了壶穴的发育与演化过程,建立了壶穴的发育与演化序列。
  关键词:发育  演化  序列  壶穴  白云山  福建 

  壶穴(pothole)是河流中流水产生的漩涡流及垂直水流携带的砂、卵石等搬运物长期冲蚀、磨蚀基岩河床而形成的盆状、缸状、瓮状、圆柱状或不规则状凹坑(地质矿产部地质辞典办公室,1983;曹伯勋,1995;吕洪波等,2008),是一种常见的河床侵蚀地貌,可发育于不同岩性的基岩河床中,在福建各地溪流中多有分布。

from clipboard

图1白云山地区水系分布图
1 行政界线;2 地质公园界线; 3 水系;4 壶穴分布的主要溪段;5 公路
Fig. 1 The river system of Baiyunshan area
1.    Administration boundary line; 2.the boundary line of the geopark; 3. river system; 4. The chief river developed pothole; 5. Highway.
  福建白云山国家地质公园位于福建省东北部福安市晓阳镇、穆云乡一带,地处鹫峰山脉东南麓。在公园花岗岩、火山岩构成的蟾溪、龙亭溪、首洋溪和黄兰溪峡谷的基岩河床、浅滩、岸壁上分布着数以千计、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壶穴(图1)。这些壶穴曾被一些研究者当作第四纪冰川的产物,认为是由冰川融水沿冰裂隙对下伏基岩垂直冲蚀形成的“冰臼”(韩同林,2004;韩同林,2007❶;韩同林,2010),或由冰川巨大重力压融下伏基岩形成的“冰蚀岩洞”(施满堂等,2009)。
  野外调查表明,白云山河床壶穴不仅数量庞大,而且发育系统、类型齐全,完整地展示了河床流水侵蚀作用和壶穴的发生、发展与消亡过程。本文根据2007年协助福安市人民政府申报福建白云山国家地质公园开展野外调查时对壶穴类型与成因的初步研究(梁诗经等❷;梁诗经,2009),以及近年来开展福建省地质遗迹调查所获的资料和成果,以福建白云山国家地质公园为例,试论壶穴的发育与演化,并建立壶穴发育、演化序列。应用壶穴发育演化序列和理论,易于鉴定识别其他河床零星分布的壶穴类型及其所处的发育演化阶段。
1  白云山壶穴的基本特征
1.1 壶穴发育的位置  
  据野外溯溪调查,白云山地区累计约32 km长的河段(蟾溪5 km、龙亭溪14 km、首洋溪4 km和黄兰溪9 km)中,正在发育的壶穴绝大多数分布于河床洪水线之下的基岩河床、河床岸壁(图版Ⅰ-1,Ⅰ-2)和河床孤石、滚石侧面及顶面之上。局部溪段因河床被侵蚀下切,现已分布于洪水线之上岸壁的遗弃壶穴,这些露出水体的壶穴已经遭受风化剥蚀(图版Ⅰ-3)。
1.2 壶穴发育的岩性  
  白云山由花岗岩、火山岩构成的基岩河床都可以形成壶穴,差别在于壶穴发育的数量及其侧壁、底壁的光滑程度不同。蟾溪、龙亭溪、首洋溪和黄兰溪花岗岩基岩河床发育的壶穴数量多,个体巨大,常形成内壁呈圆弧形且极为光滑的壶穴;黄兰溪火山岩基岩河床上所形成的壶穴数量少、个体小,内壁较粗糙、不甚圆滑。
1.3 壶穴的形态  
  白云山壶穴的形态多种多样,但无论其大小与深浅,圆形、椭圆形是个体完整的单体壶穴的基本形态,据野外观察与测量,椭圆形壶穴口部直径的a轴与b轴之比,多数为1∶1.2~1∶1.3,少数呈长椭圆形的壶穴可达1∶1.4~1∶1.5。但不论是圆形或椭圆形的壶穴,壶穴中部和底部直径的a轴与b轴之比多为1∶1~1∶1.2,随着壶穴被流水侵蚀的时间增长,壶穴c轴(深度)的增加,壶体渐趋圆化,其中部和底部直径的a轴与b轴之比接近或等于1∶1。
  此外,白云山地区的河床中还分布了大量的残缺的单体壶穴和已经相互叠置和连通的复合壶穴。
2  壶穴发育的水动力条件及流水侵蚀方式浅析
  白云山地区的溪流中不仅有发育于断崖、岩槛下方由垂直水流(跌水)冲蚀及其产生的旋转水流侧蚀形成的跌水壶穴,更多的壶穴发育于远离断崖、岩槛的基岩河床及岸壁之上,还有发育于河床孤石、滚石侧面(图版Ⅰ-4,Ⅰ-5),甚至滚石堆积洞下方的基岩河床(游龙洞、九龙洞)之上(图版Ⅰ-6)。壶穴在岸壁上呈多级分布,反映了河流不断下切的过程。
  根据壶穴内依然可见的携带着粗砂旋转流动的水流、壶穴底部经旋转水流分选的砂、卵石(图版Ⅰ-7,Ⅰ-8)等诸多现象综合分析,这些壶穴应为河床的水平流水侵蚀及其在河床凹坑内产生的旋转水流携带砂、卵石作圆周形旋转移动,以侧蚀的方式磨蚀而成(图2,3)(杨景春等,2001;周尚哲,2006),推测壶穴的形成过程大致如下:
  河床基岩局部晶洞(图版Ⅱ-1)、节理、裂隙(图版Ⅱ-2)发育的部位,以及经流水长期侵蚀、滚石撞击和滚转磨蚀形成的直径和深度由数厘米至十余厘米的小凹坑,是易于受流水侵蚀形成壶穴的部位。

  平水期,呈低角度流入凹坑内的水流受凹坑侧壁阻挡,部分水流产生侧向回流形成旋转水流,对凹坑侧壁产生旋转侧蚀。由于地形和水动力条件的改变,降低流水的搬运能力,水流携带的部分沙、卵石落入凹坑。被围陷于凹坑内的沙、卵石在旋转水流带动下随着流水作圆周形旋转移动,受离心力作用向外磨蚀凹坑侧壁、受重力作用向下磨蚀凹坑底壁。

from clipboard

  旋转水流产生的分选作用,使体积较小、重量较轻的砂、小卵石等沉积物随水流较快速地移动磨蚀凹坑侧壁,对侧壁产生侵蚀作用,凹坑口缘之下的侧壁被较快速地磨圆和扩大;经分选聚集于凹坑底部中心位置重量较重的大卵石、滚石等沉积物,随旋转水流较缓慢地旋转移动、滚动,向下侵蚀、磨蚀凹坑底壁,凹坑逐渐加深。最终在河床上形成了呈盆状、缸状或瓮状的空洞——壶穴。
  旋转水流(漩涡流)侵蚀及其携带沙、卵石旋转磨蚀壶穴侧壁和底壁的能力与旋转水流(漩涡流)的流量、流速成正比,与壶穴的宽度、深度成反比。洪水期,河床水流的流量和流速剧增,砂、卵石的磨蚀作用增强,侵蚀速率随之提高。白云山地处福建东部沿海,受海洋性暖湿气流及季风影响,年平均降雨量达1 700 mm~2 050 mm,特别是每年4~7月的雨季,河流处于洪水期,因而也是壶穴被侵蚀、磨蚀和发展的主要时期。
  随着壶穴深度的逐渐增加以及由口部至中部直径的逐渐扩大,旋转水流(漩涡流)的流速减缓,携带沙、卵石对壶穴侧壁的侵蚀能力逐渐减弱,旋转流动侵蚀的有效半径逐渐缩小,壶穴中、下部的直径亦随之逐渐缩小。由于流水的侵蚀作用集中于壶底的局部地方,所以常在大壶穴底部形成数量不等的次级小壶穴。

3  白云山壶穴的类型
  根据水动力条件、流水侵蚀作用方式、壶穴形态及发育位置,白云山壶穴分类如下(表1):

表1  福建白云山壶穴形态分类表
Table 1. The classification of pothole Baiyunshan, Fujian

from clipboard

4  壶穴的发育与演化分析
  白云山壶穴形态多样,但相似的河床位置、相同的水动力条件、大致相当的发育阶段所形成的壶穴则具有相似的形态,规律性明显。因而从野外调查中所见到的单体壶穴、穿壁壶穴、半壁壶穴、残壁壶穴、复合壶穴、槽状河床等基本形态之中,可以系统地还原、重塑壶穴的发育演化过程及其演化序列。壶穴的发育与演化大致经历发生期、发展期与消亡期三个阶段(图4)。

from clipboard

4.1  单体壶穴的发育
4.1.1  发生期的壶穴——雏形壶穴
  在溪流中河床局部狭窄、陡坡或转弯的河段,水流流量和流速增加,对河床基岩产生较强的侵蚀作用。在河床相对易受侵蚀部位形成直径和深度由数厘米至十余厘米的雏形壶穴。
4.1.2  发展期的壶穴——盆状壶穴、缸状壶穴、瓮状壶穴
  壶穴体内未被沙、卵石以及滚石充填淤塞的情况下,处于水体中的壶穴的发育总是朝着扩大、加深的方向发展,但壶穴的发展也会受众多因素制约。随着时间的推移,雏形壶穴的侧壁逐渐被磨圆、扩大和加深,形成深度较浅、口径大于深度的盆状壶穴(图版Ⅱ-3);盆状壶穴的继续扩大、加深,则形成中部直径大于口径与底径、与深度大致相当,内壁圆弧形,底部浅弧形的缸状壶穴(图版Ⅱ-4);缸状壶穴再继续发展,随着壶穴深度的增加,则形成深度大于中部直径,中部直径大于口径与底径的瓮状壶穴(图版Ⅱ-5)。
4.1.3  消亡早期的壶穴——穿壁壶穴、凹壁壶穴
  (1)浅滩、岸壁的穿壁壶穴
  发育于浅滩及岸壁,以及原先发育于河床边缘,因河床被侵蚀下切而抬升处于岸壁的缸状、瓮状壶穴,其临河床一侧为较陡的坡面,壶穴内壁受旋转水流(漩涡流)侵蚀,砂、卵石磨蚀向外扩大、向下加深;壶穴临河床的外壁受溪流侧蚀以及河道上流水携带的沙、卵石磨蚀,壶穴口部随岸壁被流水侵蚀呈V型坡面而形成倾向河床的斜面。临河床的底侧壁、侧壁受壶穴内外相向的侵蚀作用,逐渐被侵蚀削薄,最终被蚀穿,形成向河道穿洞的底侧壁穿壁壶穴(图版Ⅱ-6);随着底侧壁穿洞的扩大,侧壁逐渐向上收缩成为半侧壁穿壁壶穴(图版Ⅱ-7)、天生桥式穿壁壶穴(图版Ⅱ-8,Ⅲ-1)。侧壁被完全蚀穿后,则成为Ω形的全侧壁穿壁壶穴(图版Ⅲ-2)。
  (2)河床的凹壁壶穴、穿壁壶穴
  发育于河床上的盆状、缸状、瓮状壶穴的壶口部被流水侵蚀逐渐下凹,形成前壁或前、后壁自上而下不同程度下凹的凹壁壶穴,直至被完全切穿后形成穿壁壶穴(图版Ⅲ-3,Ⅲ-4)。
蟾溪九龙洞“飞天井”为发育于河床上的前壁被流水侵蚀下切至壶穴底部的一个特大型的穿壁瓮状壶穴,深38 m,底径23 m。壶穴内壁经间歇性逐级下降的流水侧蚀及后期垂直水流冲蚀,形成高度分别为15 m~10 m、8 m~6 m和5 m~4 m三级分布的壁龛式次级壶穴的弧形内壁。壶底分布8个单体或套叠壶穴,大者直径3 m,小者0.5 m~0.8 m(图版Ⅲ-5)。
  4.1.4  消亡中期的壶穴——半壁壶穴
  发育于浅滩、岸壁的穿壁壶穴经流水侵蚀,壶穴侧壁逐渐向岸壁后退、收缩,形成上部残留半圆弧形后壁,下部依然保留深度很浅的圆形壶底的缸状壶穴、瓮状壶穴(图版Ⅲ-6)。
  4.1.5  消亡晚期的壶穴——残壁壶穴
  半壁壶穴经流水侵蚀,壶穴侧壁进一步向岸壁后退、收缩,仅残留窄弧形后壁,底部残留深度很浅的圆形壶底的缸状、瓮状壶穴(图版Ⅲ-7,Ⅲ-,8)。甚至有些壶穴的壶底也已消失殆尽,仅在岸壁上残留其窄弧形的后壁(图版Ⅳ-1)。
  综上所述,单体壶穴的发育、演化基本上是循着由雏形壶穴(发生期)→盆状壶穴→缸状壶穴→瓮状壶穴(发展期)→穿壁壶穴、凹壁壶穴(消亡早期)→半壁壶穴→残壁壶穴(消亡晚期)的方向发展,直至被流水侵蚀殆尽。在这一过程中,河床的下切为形成穿壁壶穴提供了水流作用的空间,并直接形成凹壁壶穴。
  当壶穴被大量沙、卵石或巨大的滚石充填,阻碍了流水在壶穴内的流动,流水对壶穴的侵蚀作用减弱乃至停止,壶穴停止发育;当河床下切、壶穴抬升彻底脱离水体后,成为“遗弃壶穴”,进入风化剥蚀期。
  4.2  复合壶穴的发育
  单体壶穴发育为复合壶穴,是一个破旧与造新的发展过程,后者的发展常常以前者的消亡为基础,复合壶穴的发育主要有如下几种方式:
  套叠壶穴  大型盆状、缸状和瓮状壶穴中由于水动力条件的改变,流水的侵蚀作用集中于壶穴底部局部区域,形成数量不等的次级小壶穴,构成大壶穴底部套有小壶穴的套叠壶穴(图版Ⅳ-2,Ⅳ-,3)。
  联通壶穴  河床上邻近的2个或多个缸状、瓮状壶穴随壶穴内壁扩大、加深,壶穴之间相邻的侧壁减薄、蚀穿,形成既具各自独立壶口,壶体又相互贯通的联通壶穴(图版Ⅳ-4,Ⅳ-5)。
  聚合壶穴  联通壶穴口部及侧壁被完全蚀穿,壶口相联,则形成由2个或多个单体壶穴的侧壁连成的聚合壶穴。有些聚合壶穴则是由相邻的壶穴侧壁被流水自上而下侵蚀下凹贯通而成(图版Ⅳ-6)。
  串珠壶穴  河床上顺水流方向分布的邻近的2个或数个壶穴,顺水流方向的前、后侧壁经流水侵蚀,逐渐下凹形成凹壁壶穴,壶穴相互连接呈8字型、哑铃状或串珠状的串珠壶穴(图5b;图版Ⅳ-7)。

from clipboard

  串珠壶穴的前、后凹壁被流水全部蚀穿成为穿壁壶穴后,各壶穴的侧壁相连成为弧壁槽状河床(图5c;图版Ⅳ-8),从而降低河床高度。
  因此,河床上紧密群居的单体壶穴常以联通壶穴→聚合壶穴→串珠壶穴→弧壁槽状河床的形式演化,直至消亡。
4.3  壶穴的侵蚀速率及其形成的时间
  虽然,目前尚无对流水侵蚀以及砂、卵石参与的磨蚀作用对壶穴扩大、加深的侵蚀速率做过具体的测试和相关资料,但有研究表明,河流侵蚀地面的速率介于1 mm~10 mm/a之间(王丹红,2009,科学时报)。若保守地以0.1 mm/a作为壶穴的平均侵蚀速率,10 ka的流水侵蚀可侵蚀出深度达1 m的壶穴。蟾溪“飞天井”穿壁瓮状壶穴,深38 m,底部直径23 m,为白云山地区大型的壶穴之一,估计形成这样一个规模巨大的瓮状壶穴也只需约0.4 Ma。因此,可以推测白云山的河谷壶穴大致为距今0.5 ma以来所形成。更早时期形成的河谷壶穴则已被河流侵蚀、风化剥蚀改造得面目全非,或已被剥蚀殆尽。
5  结论
  福建白云山国家地质公园数量庞大、发育系统、类型齐全的壶穴群,系统地展示了壶穴的发生、发展与演化的完整过程,通过以上论述,结论如下:
  1  白云山河床壶穴是溪流流水以不同的水动力条件长期侵蚀形成的河床侵蚀地貌,壶穴只发育于河谷洪水线之下的河床基岩、岸壁以及滚石之上。
  2  壶穴发展与演化趋势是初期朝着加深、扩大的方向发展,后期则向着残缺、消亡方向演化。在水动力条件不变,长期、持续地流水侵蚀,单体壶穴由雏形壶穴→盆状壶穴→缸状壶穴→瓮状壶穴→穿壁壶穴(凹壁壶穴)→半壁壶穴→残壁壶穴,复合壶穴由套叠壶穴→联通壶穴→聚合壶穴→串珠壶穴→槽状河床发生、发展和演化。
  3  壶穴的发育与演化是流水对河床侵蚀作用的方式之一,河床底面上壶穴的发展,侵蚀、降低河床高度;河床侧壁上的壶穴发展,侵蚀、拓展河床宽度。
  4  河床下切是形成穿壁壶穴、半壁壶穴、残壁壶穴的主要因素。
  5  壶穴是地质历史时期河床地貌发展过程的产物,可以发育于不同地质时期和不同岩性的基岩河床上,并有着自身的发生、发展到消亡的演化过程,而不是某一地质时期特殊外动力(如冰川)地质作用的一次性的产物。早期流水侵蚀形成的壶穴多数已被河流侵蚀、风化剥蚀改造得面目全非,有的已剥蚀殆尽。
  6  白云山河床壶穴类型与演化序列的建立,有利于了解流水侵蚀作用与壶穴发生、发展以及河床演化。应用壶穴发育演化序列和理论,易于鉴定识别其他河床零星分布的壶穴类型及其所处的发育演化阶段。



注  释 /  Notes

❶ 韩同林.2007.福安冰臼和第四纪冰川遗迹.1~2
❷ 梁诗经,文斐成,兰  莎,毛凌云,魏  勇.2008.拟建福安白云山国家地质公园综合考察报告.1~108

参考文献 / References

曹伯勋.1995.地貌学及第四纪地质学.武汉:中国地质大学出版社,53
地质矿产部地质辞典办公室.1983.地质辞典(一)普通地质构造地质分册(上册).北京:地质出版社,38~83,128~160  
韩同林.2004.发现冰臼.北京:华夏出版社,1~190   
韩同林.2010.驳施雅风“冰臼”“负球状风化”成因论.地质论评,56(4):538~542  
梁诗经.2009.福建福安白云山河床侵蚀地貌及成因浅析.福建地质,28(3):213~227
吕洪波、章雨旭.2008.壶穴、锅穴、冰臼等术语的辨析与使用建议.地质通报,27(6):917~922
施满堂,俞建长.2009.冰期白云山.北京:地质出版社,1~156  
杨景春,李有利.2001.地貌学原理.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7~28
周尚哲.2006.锅穴一定是第四纪冰川的标志吗?.第四纪研究,26(1):117~125  
王丹红,2009,科学时报

  Discussion on the development and evolution of potholes-----A case study on Baiyunshan national geopark, Fujian Province
  Liang Shijing1, Wen Feicheng1, Qiu Xiaoping2, 3, Lan sha1, Hu zhuolin1, Wei yong1, Lai Rongfu1
(1.    Geological survey of Fujian Province, Fuzhou, 350013; 2. Zijin Minging College, Fuzhou University, Fuzhou, 350108;3. Institute of Geology, Chinese Academy of Geological Sciences, Beijing , 100037)

  Abstract:  The numerous, giant and various potholes exist in the river-beds of granite and volcanic bedrocks in canxi, longtingxi, shouyangxi and huanglanxi gorges of Baiyunshan national geopark, Fujian Province. The potholes have a complete range of types here, which reveals the evolution process of production, development and extinction themselves. Based on the water dynamic condition, position and shape of the potholes, we have proposed a classification of potholes, for discussing its developing and evolution process, in order to establish the developing and evolution series of potholes.
  Keywords:  development;evolution series;pothole;Baiyunshan;Fujian


图 版 说 明 / Explanation of Plates
照片为作者于2007~2012年在福建白云山国家地质公园野外调查时拍摄
图版 Ⅰ

1.发育于洪水线(高于河床高约5~8m)之下岸壁及河床基岩上的壶穴,龙亭溪。
2.发育于河床基岩上的壶穴,蟾溪。
3.发育于河床侧岸上的壶穴,最上部的壶穴脱离水体后已开始风化,黄兰溪。
4.河床孤石迎水面上发育的2个壶穴,下部壶穴中分布粗大的滚圆卵石,上部壶穴中分布细小的滚圆卵石,照片为平视,龙亭溪。
5.金字塔形河床孤石侧面上发育的5个大小不一的壶穴,龙亭溪。
6.发育于河床滚石堆叠洞之下方基岩河床上的大型缸状壶穴,蟾溪游龙洞。
7.壶穴侧壁经旋转水流侧蚀沿晶洞花岗岩水平和斜节理形成的螺纹状凹槽和石脊,底部沉积经旋转水流分选后的砂与卵石,龙亭溪。
8.壶穴底部沉积经旋转水流分选后的滚圆卵石,壶穴出水口分布小卵石、内侧为大卵石,龙亭溪。
图版 Ⅱ
1.沿花岗岩晶洞发育的壶穴萌芽,蟾溪。
2.沿河床基岩二组节理交汇部位发育的2个雏形壶穴,小壶穴口部近于呈方形;大壶穴上游口缘依然保留平直的节理面,下游口缘已被磨蚀呈圆弧形,龙亭溪剑门关。
3.盆状壶穴,龙亭溪。
4.缸状壶穴,龙亭溪。
5.瓮状壶穴,蟾溪。
6.底侧壁穿壁壶穴,壶穴临河床的侧壁底部被穿透,形成小穿洞,蟾溪。
7.半侧壁穿壁壶穴,壶穴临河床的侧壁约1/2被蚀穿,形成大穿洞,蟾溪九龙洞“瑶池穴”。
8.天生桥式穿壁壶穴,壶穴临河床的侧壁大部分已被流水侵蚀,残留上部悬空的环状侧壁,龙亭溪。
图版 Ⅲ
1.天生桥式穿壁壶穴,壶穴临河床的侧壁大部分已被流水侵蚀,仅残留上部狭窄的环状侧壁,蟾溪“索桥穴”。
2.全侧壁穿壁壶穴,壶穴侧壁已完全被流水侵蚀穿透,形成侧壁呈Ω形的穿壁壶穴,蟾溪。
3.梅花潭由顺水流方向分布的5个大型壶穴被流水侵蚀切穿形成的穿壁壶穴,首洋溪。
4.梅花潭下游薄墙状的侧壁被流水侵蚀切穿形成门状出水口,首洋溪。
5.“飞天井”大型瓮状穿壁壶穴,壶穴下游侧壁被流水切穿形成深窄的门状穿壁,壶穴内壁有呈三级分布的壁龛式次级壶穴反映了流水间歇性向下侵蚀的过程,游人位于第三级壁龛式次级壶穴,蟾溪。
6.半壁壶穴,壶穴临河道的半个侧壁已被侵蚀,残留半圆形的弧形后壁及深度较浅的圆形壶底,龙亭溪。
7.残壁壶穴,河床孤石上并列发育2个残留不及1/3侧壁的瓮状壶穴,底部均残留圆形的浅壶底,蟾溪。
8.残壁壶穴,大型瓮状壶穴的大部分侧壁已被流水侵蚀,仅残留狭窄的后壁及浅壶底,蟾溪。
图版 Ⅳ
1.由5个残壁壶穴联成波状弧形岸壁,龙亭溪。
2.套叠壶穴,大型缸状壶穴的底部发育2个次级小壶穴,跌水正在冲蚀其中一个小壶穴,首洋溪。
3.套叠壶穴,大型缸状壶穴的底部发育2个次级小壶穴,小壶穴沉积卵石,龙亭溪。
4.联通壶穴,河床孤石上2个缸状壶穴构成的联通壶穴,临河道的壶穴侧壁已被侵蚀成半壁壶穴,龙亭溪。
5.联通壶穴,由3个缸状壶穴组成的联通壶穴,其中1个保持独立的壶口,另2个壶穴已成聚合壶穴,蟾溪九龙洞“通心穴”。
6.聚合壶穴,河床基岩上由相邻的3个盆状壶穴聚合形成花瓣状的复合壶穴,蟾溪“爱心穴”。
7.串珠壶穴,由2个顺水流分布的缸状壶穴侧壁贯通形成哑铃状的复合壶穴,蟾溪“哑铃穴”。
8.弧壁槽状河床,由河床中顺水流方向发育的4个瓮状壶穴侧壁相联而成,河道上残留的大型壶穴底部直径约10~15 m,深约2~4 m,蟾溪九龙涧。

 梁诗经等:试论壶穴的发育与演化——以福建白云山国家地质公园为例            图版 Ⅰ

梁诗经等:试论壶穴的发育与演化——以福建白云山国家地质公园为例             图版 Ⅱ


梁诗经等:试论壶穴的发育与演化——以福建白云山国家地质公园为例             图版 Ⅲ

梁诗经等:试论壶穴的发育与演化——以福建白云山国家地质公园为例             图版 Ⅳ